当前位置:中华军迷院 > 军事 > 秘闻 > 正文

【女人的战争肮脏的交易】女人的战争

未知 2019-04-18 10:00
女人的战争肮脏的交易

女人的战争

女人的战争

李同书

明晓那天真的不是故意去四干渠的果园割草的,原来他因为捉了一只蚂蚱,只顾贪玩,忽略了割草的事情,直到中午篮子里仍然什么也没装,他害怕母亲骂,就临时起意去了四干渠的果园。那个地方是母亲不同意他去的,母亲好像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说果园里有吃人的魔鬼,因为一篮子草的任务没有完成,明晓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还没走进果园,干渠慢坡上的草就已经很茂盛了,他那一刻真的想看一看果园的景色,于是忽略了母亲的告诫,径直往深处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明晓有点措手不及,世事好像真的就这么难以捉摸,让人无法预料又心存侥幸。也许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生活就向你暴露原本复杂的面目。那是春天一个无比灿烂的日子,明晓充满好奇的走进了四干渠后面的果园,风有点淘气地在四周戏耍,暖流在空中涌荡,麻雀隐藏在茂密的果林里叽叽喳喳,偶尔从树林里飞出一两只蝴蝶和蜜蜂,上下翻飞了一圈,即刻又钻进翁郁的果林,再也看不见它们的踪影。愈往前走,果林愈茂盛,几乎看不见头顶的天空,甚至有一种阴沉的感觉。这片林子虽然离家不是太远,但是有母亲的禁锢,明晓真还是第一次来。

前面的天空忽然亮了起来,原来干渠在这里已经到了尽头,一个干涸的水塘横亘在脚下,几十棵刚栽的果树在风中摇摇摆摆。

谁家的狗崽子。明晓还没有站稳脚跟,三老鸹的骂声突然不知从哪里飘了出来。

明晓吓了一跳,还没有看清人在哪里,一块坷垃砸了过来,他下意识的一躲,坷垃砸在一棵枣树上,溅起一股白烟。

快跑。另一个声音朝他喊,话音刚落,一块更大的坷垃在明晓脚下碎裂。

他还是个孩子,明晓听见那个清脆的声音为他求情。

一条狗窜了过来,明晓只感觉眼前一道黑色的闪电,很快便没了知觉。

后来明晓站在他承包的这一片林场的简易板房里回忆小时候的事情,压根不知道他在大妮怀里躺了多久,模糊的记忆里,他好像感觉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摇篮里,这使他对三老鸹的憎恨有了原谅的理由,当然,后来他之所以对三老鸹照顾有加,与大妮温暖的怀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没想到三老鸹衰老的那么迅速,那条跟随了她半辈子的黑狗敏捷的还能扑到一只刺猬,三老鸹却只能靠拐杖帮助走路。她在四干渠栽了半辈子树,没有得到任何回报,身子骨却已经提前退休了,晚年,她只能靠明晓和队长的施舍度日,因为平时得罪的人太多,村里人几乎不和她来往,看见她来了,像躲瘟疫一样逃得远远的,她拄着拐杖很无趣,也很少到村里走动,那条黑狗倒成了她离不开的伙伴,白天,她坐在院子里晒太阳,黑狗就蜷卧在膝下酣睡,像一个乖巧的孩童,她拿一把断茈的木梳给它梳理皮毛,漫不经心的打发无聊的时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