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中华军迷院 > 历史 > 古代 > 正文

当年我们曾深信:甲午战争“中国大捷,日本求和”

未知 2019-06-12 13:00
甲午战争昔时我们曾坚信:甲午战争“中国大捷,日本乞降”

文章转载自公家号:图画说史

作者:李夏恩 来历:H合传媒

“中国大捷,日本乞降”,对熟知1894年甲午战争始末的中国人来讲,前面的这一大段描写其实是荒谬绝伦,只有被爱国主义侵染了脑回路引发高烧,才会迸发出如许的狂想。但前面所提到的这一切并不是是闭门造车,恰是那时中国人眼中的甲午战争。乃至在今天视为奇耻大辱的《马关公约》签定后很长时候里,相当多的中国人依然相信这场战争的终局是日本久战不支,被迫乞降。

2019 / 05 / 27

李鸿章,为国人敬慕的“李傅相”,西方列强啧啧称道的“东方俾斯麦”,大清国头品顶戴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全权议和大臣,此刻正高踞堂上。作为东亚第一大国最位高权重的人物,这位钦差大臣本当有一种逼人的威势,但遗憾的是他左脸上的伤口还没有康复,所以缠着绷带的脸上很挂着些蹙眉苦痛的脸色。这使坐在侧旁的日本辅弼,被中国人蔑称为“倭相”的伊藤博文深为忐忑,连连在旁执手安慰,生怕获罪了这位议和大臣。

昔时我们曾坚信:甲午战争“中国大捷,日本乞降”

李鸿章

那名造成中堂大人脸伤的祸首罪魁,小山丰太郎已被双手反绑,押跪堂下。几天前,恰是这名不自量力的刺客在大街上开枪刺伤了这位大国钦使,使日本本已臭名远扬的国际名誉更是落井下石。

但赔礼报歉已经是杯水车薪,日本的罪过已犯下。其祸首祸源,和那名刺杀议和大臣的小山刺客一样,都是由于自不量力。从1894年7月25日日本军舰“浪速号”,执政鲜丰岛海域向清国舰船“高升号”悍然策动进犯那一刻起,日本就已跌入“自不量力”的深渊。

长达八个月的日清战争,将这个蕞尔岛国拖到了解体的边沿——从日本开战之初公布的强迫征兵令,到为备战而增添的横征暴敛,都使日本公众怨声载道。而为了应付复杂的战争开支,不能不大量刊行纸币,又进一步拖垮了日本本就懦弱的经济;但最令日本公众心里苦痛的,是他们不能不眼睁睁地看着本身的父子 兄弟,被推上远在千里以外的朝鲜和中国站成,在那边,他们将面临的是虎狼之师一般骁勇善战的清代戎行。在平壤,在辽东,在黄海浩大的海面上,日本一路丢盔 卸甲,折戟沉船。若是不是李中堂“大度包涵,重申订定合同”,生怕日本已是表里交困,亡国期近了。

昔时我们曾坚信:甲午战争“中国大捷,日本乞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