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中华军迷院 > 历史 > 古代 > 正文

龙云:自从我们的爷爷辈们开始唱陕北民歌,它就再也没有间断过……

时时新闻 2019-05-18 10:00
军事音乐

什么时候有了陕北民歌,我们目前还不知道或已经很难确切地知道了。但我们知道,自从我们的爷爷辈们开始唱陕北民歌,它就再也没有间断过。漫长的时间里我们忘记了多少陕北民歌,怕是以“亿”为单位的数字后面还要加许多个“零”才能计算的。我们现在记忆的陕北民歌只是九曲黄河滚滚浊浪中的水花,几经开放,几经败蕊,然后被人随意捡拾的几朵罢了。

陕北民歌是陕北这个特定地域中的特定民间艺术形式。在文化传播媒体落后的时代,它千百年来局限在这块地域中成为典型的区域民歌,这是它的悲哀,也是它的无奈,它无法走出这块土地,它和这块土地上的民众共生共长、共存共亡。然而,一旦时机成熟,一旦文化传媒变得现代且快速,它的生命之翅就逐渐丰满。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后,它的影响力迅速地扩张,从陕北革命根据地到其他解放区又至国统区,蔓延成一种全国性的歌唱现象。它的明媚如“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使国人在阴霾笼罩中窥见了天边现出的太阳光芒。新中国成立后,陕北民歌又带着陕北文化和新民主主义文化的温热从“十三年窑洞”中跨出,跨过黄河,越过太行山,一直跨向“琉璃红墙”;又不停歇地转头南下,越过秦岭,跨过长江,跨过岭南岭北……这全缘于一曲《东方红》。

这一曲《东方红》,人们用它代替了多少年延续下来的早更钟声,人们用它替换了无数代绵延不废的晚祷眠曲,日日听,月月听,年年听,一直听了几十年。在历史转弯的时候,《东方红》被叫“暂停”,这声“暂停”,让多少习惯了“闻歌起舞”的共和国同龄人因之而上班误点,也让多少曾在革命战壕里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老将军因之而夜半无法成眠。他们怀念,怀念一个时代;他们遗憾,遗憾熟悉的不再熟悉,陌生的还一时难以适应。

回过头去叩问,那时有多少人知道《东方红》曾是一首陕北民歌?没有人想着去打开这首歌的历史档案,他们已把这首歌等同于国歌,甚至超越国歌而被内化为某种生存状态。他们早已对这首歌的地域籍贯的消泯习以为常,它已以其情感的完满传达注解了自我的全国家地域概念。

一直到《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出炉以及它又一次以仅次于《东方红》的声浪覆盖全国之际,一部分人才多少被“提示”——这是陕北民歌。

陕北民歌就这样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中国卫星上天,一曲《东方红》在整个太空嘹亮地响起。当年的李有源只是站在佳县的山顶上看到日出东方红起来的实景,而现在的“东方”已经是大中国大东方的概念了,整个东方被太阳照得“红”满“球”了,全世界因一曲《东方红》知道了陕北民歌。

标签